首批新冠疫苗试验志愿者任超:做件让自己骄傲的事吧!

“隔离第三天,请大家相信我们的科学家……”,任超于22日发布了这样一条微博。而他的微博认证,刚刚被更新为“新冠疫苗志愿者”。

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科研团队研制的重组新冠疫苗,于3月16日获批启动临床试验。Ⅰ期临床试验在武汉进行,招募18至60岁的健康志愿者,共计108名。

作为首批志愿者,现在情况如何,让我们听听任超的故事。

志愿者生活:“每天饭菜都不重样”

23日,是首批新冠疫苗试验志愿者任超在蓝天花园隔离酒店的第4天。

志愿者的流程与证件 受访者供图

3月20日,任超通过体检,并在填写知情同意书后,被接种了新冠疫苗。据他介绍,每个人腋下会贴个电子体温计,24小时监测上传体温。他表示自己的体温很正常,一直维持在36.5℃左右。

他手头还有一个透明的卡尺板,如果注射部位有肿胀或过敏等情况,需要测量不良反应部位的大小。疫苗志愿者们都要在规定的时间里,在“接种日记卡”上填各种数字。

在谈到做志愿者的初衷时,任超表示,希望借此报答全国支援武汉的一份恩情。“我从来没想到武汉会变成重灾区,全国各地都来帮武汉、救武汉。所以,我也想出份力!”

与任超同批的志愿者最小19岁,大家都希望能做点贡献。让他感动的是,在筛查志愿者的现场,很多人因为身体不符合要求被拒。报名者中部分年长者,因为有一些基础病被淘汰后特别沮丧、失落。他们在现场反复央求医生:“让我们上吧,让年轻人少担点风险。”

任超在隔离点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同。每个人单独住一个标间,一日三餐都有工作人员准时准点送到房间门口。每天的饮食,有牛奶、鸡蛋、牛羊肉等,营养均衡且“每天都不重样”。

他说,接种时略有点紧张,但目前身体状况良好。而且,在接种疫苗前,所有志愿者均被完全告知了相关风险。

在体检通过后,“科学家把试验的目的是什么,有可能出现什么不良反应及具体应对措施,下一步要怎么做,全部都给我们讲得清清楚楚的。而且,只要针没注射到身体里,随时都可以退出。”任超说,“我相信科学家。”

据悉,隔离结束后,任超等志愿者们还要接受半年随访。

武汉摆渡人:“武汉生病了,我们想让她快点好”

这不是任超在此次疫情中第一次作志愿者。武汉这个英雄的城市里,默默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的摆渡人中,就有他。

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,让武汉这个城市按下了暂停键。而武汉关闭离汉通道、封闭市内公共交通的消息传出后,任超第一反应就是,那些医护人员怎么办?

当看到有人在朋友圈招募志愿者,任超第一时间就报名了。1月24日,他加入了专门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的志愿者组织“出行大师”。

当医护人员发布需求时,按照就近原则,志愿者群里会安排接单、送人,再顺道拉一个医护人员回来。而最远的一次,一个来回达到了50公里。

接送了多少医护人员,任超早就记不清了,只要不去值班,他就会去做摆渡人。

没有防护服,那就穿上一次性雨衣;再不济,套上冲锋衣;戴着护目镜和手套……就这样,在疫情最严重的最初那一个多月,任超和其他摆渡人硬是生生地扛了下来。“武汉是我们的家,她生病了,我们想她快点好。”

不过,这不是最难忘的。

让任超记忆犹新的一次,是接汉阳医院一名护士下班。上车后没多久,可能因戴一次性医护口罩时间太久,鼻子有点不舒服,她就打了个喷嚏。被吓了一跳的任超,不自主地回头看了一眼。结果,这位护士连忙说了好几个对不起,向他表示歉意。

快到家之前,这位护士先是道谢,接着又不停地说对不起。最开始听的时候,任超还没当回事,可后来就会感到莫名地心酸。战斗在疫情一线的医护人员,本来压力就很大,只因在路上不小心打个喷嚏,就一路陪不是……

“我马上36岁了。从小到大,从来没有因为一个喷嚏,向别人道歉几十次。”任超满是内疚,医护人员负重前行,还要隐忍克制,不想给别人带来麻烦,“真是太不容易了”。

这件事也是任超报名做新冠疫苗试验志愿者的动因之一。“我们想为城市做点什么,为国家做点什么,希望疫情早日过去,让生活回归正常。”任超说,“而且,这也是一件值得让自己骄傲的事!”

马拉松大神:一年就跑进3小时大关

2016年,首届武汉马拉松举办时,任超就被“汉马”拖下了水,成为了一名马拉松跑者。

在武汉土生土长的任超,现在是武汉大学保卫部的一名职工。由于家住在武大,可以使用学校操场这得天独厚的条件,让他觉得实在太爽了。早上去刷一下速度,晚上去刷东湖绿道,痴迷跑步的他,一天两练是常态。

仅仅一年后,在2017年广州马拉松比赛,他就跑进了3小时大关,成了跑者嘴里的“二货”大神(即完赛成绩是2开头),也是武大珞珈乐跑团的“风神”。

任超在2019北马赛中。黛吾颜摄 受访者供图

“起跑感受最好的就是北马,因为在天安门广场,唱国歌时的民族自豪感,那是无以伦比的。”任超回忆说。2019年北马,他以2小时45分刷新了个人最好成绩。

如果没有这场疫情,任超在做什么呢?“我应该刚跑完3月22日的无锡马拉松,今天(23日),估计会一瘸一拐地上班。”任超说,他好怀念自由呼吸、自由奔跑的时光。

“期待疫情早日结束。我想陪全国跑友去跑东湖绿道和青山江滩。”任超说,这是武汉最美的两条跑道。 

(责编:李枫、岳弘彬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the-doc.net